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办案手记 查看内容

操蛋的设计,无语的法律

2014-7-25 01:38|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594| 评论: 0

摘要: 又有很长时间没有动笔了。没法,一来因为懒,二来因为笨,写点东西象挤牙膏,事情一多,文章就越写越少了。 写得少还有一个原因,我确实有点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每天司空见惯,临提笔却不知从何说起。更多的时候,会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又有很长时间没有动笔了。没法,一来因为懒,二来因为笨,写点东西象挤牙膏,事情一多,文章就越写越少了。
    写得少还有一个原因,我确实有点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每天司空见惯,临提笔却不知从何说起。更多的时候,会愤愤然戚戚焉,写了又有么用?除了坏人心情。
    但有时心情再被搅坏,话依然不得不说。
    连续一周的开庭,累得跟驼骡子似的,晕头转向。恰逢助手小虎实习期满,天天忙着执业申请,两人干的活大半得我一个顶着了。休息不好,情绪难免抑郁。生活往往如此,你越郁闷,郁闷的事儿就越多,象苍蝇一样缠着你嗡嗡,当然,人家苍蝇也是把你当成臭肉了。
   先是周一一早去江门,来回路程七八小时,开庭倒还快,两小时解决。虽然困,但庭审还算理想。易业挺诉广东新会中集集装箱有限公司职业性白血病损害赔偿案二审。为了维护自己作为职业病人的合法权益,小易历尽十年艰辛,从2005年病发,数次病危,死里逃生,家庭惨变,母亲因他患病担惊受怕,数月后即病故,然而用人单位却百般阻挠,小易直到2007年5月才被诊断为职业病,2009年被鉴定为二级伤残,因为工伤保险待遇计算基数也就是本人工资争议,小易于2008年申请劳动仲裁,案经仲裁、一审、二审、高院两次再审、抗诉,直到2014年3月才最终获得省高院支持,2011年10月小易和另三位同事一起提起职业病损害赔偿仲裁,此系列案也是一波三折,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因为涉及前一案的抗诉,在其他三位同事的案件执行终结后,小易案的二审才开庭。不过,经历了双方几十次的庭辩交锋,新会中集似乎对职业病的认识有所改变。本次庭审中,法庭一再提示公司方明确劳动合同内容,其意无非是想核实公司方是否有尽到职业危害告知义务,但公司方直接放弃对此问题的申辩,称小易既已诊断为职业病,侵权就是自然的了。但公司方依然对小易患职业病耿耿于怀,否认其病系公司环境所致。这也罢了。但本案的另一个焦点依然让人不快。小易在患病后先后在2009年和2013年生育一子一女,一审判决因此未予支持小易主张的子女抚养费,理由是该子女均系小易患病后生育,理由显然荒唐,但二审庭审中仍然为此争论良久,从主审法官的表现来看,似乎此项判决维持的可能性更大。难道职业病人患了病就不应生育了?难道职业病人患病后生育的子女就不应抚养了?
    跟着周二去惠州又一天。原惠州力奇厂五位尘肺病患者索赔案。当年五人要么因为完全不了解病情,要么因为企业搬迁,无奈中与企业迁了一次性了结的“私了”协议,十年前的七级伤残,拿了十多二十万不等,返回老家,没几年功夫治疗早花得精光,去年病情加重,晋级为三级至一级,社保没了,走投无路,虽碍于毕竟有那一纸卖命的“私了”协议,但为活命,也只得启动法律维权程序。劳动仲裁不受理,乃意料之中,一审判决支持了部分诉求,虽离全部诉求差距尚远,到底也还可观。不料二审庭审,用人单位方和主审法官抓住“私了”协议的效力,反复询问:逼迫了吗?撤销过吗?签字属实吗?吗吗吗吗下来,几位到庭的患者灰头土脸,因为近期咯血住院未到庭的老阳,闻听庭审情况,连呼“烦躁”。当事人虽然没说更多的,我这代理人自然阳光不到哪去。
    从惠州回来,时间尚早,下午快下班时,来了一位苯中毒患者,公司搬迁,急着要走仲裁程序,以便及时阻止企业恶意注销,材料帮她准备齐了,委托手续迟迟办不了,费用方面我尽量照顾她,但最终我还是放弃“勉强”她签委托合同,写好的材料全给了她,告知先自己去立案,实在不行再来委托我吧。不想翻过天来,她又来电话,财产保全需要提供担保物,我说你都职业病了哪有担保条件?她说法院坚持要担保,不行就要律师担保。怎么都这样呢?
    周三上午也是职业病赔偿案。二十多位职业病友听庭。法官也比较认真,但庭审N次地友好提醒被告多发表意见,即使被告方代理人明确说没什么意见了,法官还要追问:真没意见了?小虎不悦,说这也太明显了吧。而更让人不好理解的是,法官执意要求原告方确定是否做人身损害司法鉴定,原告称有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了,人身损害鉴定标准中针对职业病损害的项目并不明确,即使鉴定也可能无法切合病损实际甚至根本鉴定不出,再说,有哪个法律规定这两个结论互相排斥了?何况,患者既已提供了劳鉴结论,对方要有异议,也是对方申请鉴定或者法院你来委托吧。法官不管,要求三天内表态。
    周四上午还是职业病赔偿案。这次是小虎唱主角。主审法官基本不会打断双方的发言,很是专业。对方代理人也罕见地对原告方证据一概承认,包括当庭补交的一大堆证据。问题是,单位去年就决定停业搬迁,今年基本搬空了,六级伤残,眼睛尚需持续治疗,后续保障谁负责?是主张解除劳动关系要求工龄补偿呢,还是吊着劳动关系维持社保呢?表面上你有两种甚至更多选择,落到实处你其实一条都走不顺,企业搬迁了,谁管后面的社保?
    下午刚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网络,照例是一长摞信息,其中一条令人窒息。

    湖南常德氟中毒患者再次鉴定,结论尚未出,家属却接到有关工作人员的提示:难以诊断为职业病。这位患者上周才见过,在广东的大热天里他穿得象个棉花包,长期畏寒,包括湘铝医院湘雅医院等权威医院都给出了氟中毒的临床结论,仪器检查显示患者严重低骨量、全身骨密度异常,几乎接触过他的医生都说这指定是氟中毒,但职业病诊断鉴定程序中,他始终无法获得一纸确诊为职业病的结论,虽然,他从诊断程序一开始就已被确定为“观察对象”,但还要观察多久呢?
    下午接待完两位临时来访的当事人,我急不可耐地逃离办公室,准备先去运动一番排遣一下,晚上再来准备明天上午的庭审。电话又来了。
    深圳一位白血病患者阿兰告诉我,她终于被诊断为职业病了,但新的问题来了,医院开出药方,一种治疗她的白血病必需用的高效药,不在社保报销范围,厂方又不愿出钱,她已经断药有段时间了,病情已反复,出血不止,情况危急。她去找卫生监督所,不理,找劳动监察,不理,找厂里,拒绝,上周她放言:你厂方再不管我的死活,后果自负。结果本周一她久等厂方无果,直接跑去厂里拉下总电闸,工厂停产,一位管理人员动手打了她,双方报警,警方调解,要求互不追究,她问我:怎么办?我说能怎么办,调吧。她极度不满,说厂里又不给我救命治病钱,又打伤我,我现在全身都是被打出来的血,哪能就这么算了?我说从法律上说,你拉闸致停产是违法的,他打伤你也是违法的,他不给你出社保报销不了的药钱,违不违法,有得争。她不等我说完,高声在电话里跟我理论:哪有这样的道理……
    连续多日午间得不到休息,睡眠不足早已让我不堪,我似乎连起码的耐心也没了,突然情绪失控,对着手机吼道:你跟谁讲道理呢?我比你更清楚这一切都不合理,你患了职业病,治病救命的钱都没人承担,但你拉闸停电就违法,怨谁?只能怨这操蛋的制度设计,让我这做律师的也没法跟你讲清这中间的狗屁道理。
    挂了电话,半晌,我又给她打了回去,建议她不妨向社保局申请,看能否走特殊用药特殊审批。阿兰一声长叹,说:晚了,现在都弄成这样了,还找什么社保……(2014/7/25 凌晨1:33)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1-12-2 11: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