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文学杂谈 查看内容

落差,反差

2013-8-22 17:52|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035| 评论: 0

摘要: 去广州开庭,早上九点半出门,晚上十二点准时到家,路途时间九小时,开庭半小时,午餐晚餐一并解决,与初中同学二十年未见面,一聊两小时。这一天,也算充实。老同学的案子其实并不复杂,与老乡做特种化工设备废品交 ...
去广州开庭,早上九点半出门,晚上十二点准时到家,路途时间九小时,开庭半小时,午餐晚餐一并解决,与初中同学二十年未见面,一聊两小时。这一天,也算充实。
老同学的案子其实并不复杂,与老乡做特种化工设备废品交易,刚入行,赔着钱学经验,不想还被老乡倒打一耙,硬说老同学把废品当正品卖,办不了设备过户手续,要求赔偿。第一次开庭一个半小时后,法官让补充些设备档案材料,这一次开庭就是对这些补充材料的调查。来回简单几回合,调查完毕。从法官和一同被告的化工企业代理人的反映来看,此案当属原告方无理缠诉。老同学开完庭也暂时轻松了一截。
老同学家境一向闲适,自己也很要强,但近期家有变故,老同学接连多日着急上火,此案标的不大,但她依然为此悬着块石头在心里。作为老同学,代理办案出庭是一方面,顺带着也陪她聊聊家长里短,宽解心结。老同学又顺带着把另外三位中学同学约了出来,一起见面、晚餐。
这三位中学同学,其中一位后来读了哲学硕士,另一位后来读了外语大学,二人一同在大学毕业后回母校做了段时间老师,然后先后南下,哲学家同学先做外贸然后又自己开了加工厂,外贸、加工一条龙,外语系同学则一直坚持做外贸,成了贸易家,二人事业有成,家境丰裕。第三位同学则成了哲学家夫人,由原来在校时的学生社团活动积极分子成为相夫教子的贤内助。
老同学见面,自然先聊教育,聊母校。我是中学毕业后基本现没回过母校,三位老同学则在毕业后在母校呆了好几年,没想到三人一致对母校的后来倍感失望,认为我们那一届应当是母校的颠峰期,以后便走下坡路,到他们回校任教时,各种乱象丛生,用他们的话说:乌烟瘴气。哲学家更是恨声连连,称当年那些老老实实读书的人都是没出息的,而后来再从事教育工作的都是笨蛋。对哲学家的激语,众老同学自然不敢苟同。我倒是想起不止一人跟我谈起老家中小学衰败的情形,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撤的撤,并的并,剩余的几所中心学校,老师也是安不下心来教书。哲学家的抨击,更多的可能是恨铁不成钢。只是我依然觉得,做老师也好,做其他在哲学家看来又穷又累的下等工作也好,当事人自己未必没有成就感,关键恐怕还在于你怎么看待你的工作。
随后就聊工作。这一聊我就插不上嘴。除了我搞法律,其他同学都在经商。我有兴趣了解的是他们做外贸业务的近况,借以关注经济走势。但老同学们聊的却都是经商的门道。老实说,可惜了我对生意是一窍不通,不然,真该应了那句老话: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同学的生意经,让我这个书呆子目瞪口呆。
原来生意是这般操作!
我想反正我这辈子是赚不了老同学的零头钱了。这些经验,倘不是老同学,他们平时也未必轻易示人,又或者,这些经验也是他们花了多少的心血甚至青春才换来的教训。
话题自然转到人力成本上来。哲学家讲了一件小插曲。几年前他工厂里因为欠了有十来个工人的俩月工资,工人去劳动局投诉,劳动局打电话来央求他把拖欠的工资发了,也好维稳。哲学家问,你们劳动局是帮我还是帮工人?对方无语,不敢再催他。后来是老同学自己给了部分工资了事。
我很惊讶,旋即释然。但我仍然问,你凭什么指挥劳动局的人?哲学家一脸愤然,说我当时就教训那哥们,我开这个厂,每个月上交十多万的税收,还养活百十号工人,你不帮我不说,还催,再催我就撤资,他们哪还敢再说啥呢。
原来如此。
接着又聊其他,比如社会治安,比如流民问题。一个老同学说刚来广州时被抢了好几回,那时广州治安太差了,现在要好多了。哲学家也很赞成,说现在广州每五十米的范围必有一摄像头,市区内公众场合基本都很安全的。贸易家老同学又说那些个偷抢的都是自己不争气,不然,以现在的环境,想要过上好日子,怎么着都有可能。我说未必了吧,你们过的是不错,我也还勉强,但要有你我这样的基础的,当前肯定不是多数,对那些没有基本资源的人来说,要想过上跟你我一样的日子,难了!众老同学皆不以为然。
不觉又想起昨天和几位朋友闲聊的事。我们天马行空地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深圳王登朝案件。我对王案知之甚少,甚至直到昨天我还以为王登朝是一名犯事的警察,这年头落马的官员多了去了,警察犯事,我也没有特意去关注。不过昨天刚好王案的代理律师在,听他们介绍,我才知道王登朝原来是保安公司的经理,因为平时对手下保安特别关照,又热衷于筹建警察工会,性子也直,估计也可能是得罪了人,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是被控贪污,捎带着妨碍公务,一审判了十四年,上诉后二审至今未见结果。代理律师顺便评价了几句:象王登朝这样关注民生的公民,应该也算左派了,但因为贪污,名声肯定就受了影响,公众可能不会关心他,即使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审判。这话一出,另一位同行立马声明,收回刚才声援王案的发言,说最反感这种左。这声明又立即引起众多回响,有朋友指责同行不应如此泛政治化,有朋友说追求社会公平与追求民主自由其实并不矛盾,与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更不冲突。
我说在我的信念中,公平肯定是至少不亚于自由的。如果王登朝真是因为受了这种左派言行影响定罪量刑,我还就愿意替他辩护,虽然之前从未关注过甚至还因为对他保安身份的误判而有些不感冒。(2013/3/27)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1-12-2 11: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